深圳机场(000089.CN)

深圳机场收获大礼包,成长逻辑怎么看?

时间:21-09-07 19:37    来源:格隆汇

这几日粤港澳大湾区政策重磅不断,继周日《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建设总体方案》发布后,周一《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改革开放方案》发布。在这份关于前海深港的改革方案中,深圳机场(000089)作为粤港澳大湾区的主要机场,被罕见提及。

《方案》指出,支持深圳机场充分利用现有航权,不断与共建“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扩大合作,支持深圳机场口岸建设整车进口口岸、依托深圳国际会展中心,推动会展与科技、产业、旅游、消费的融合发展,打造国际一流系列会展品牌,积极承办主场外交活动。

政策加持下,今日深圳机场涨停开盘,不过,盘中回落,收盘收涨7.93%。

那么,问题来了,如何看待深圳机场的成长逻辑呢?


01疫情影响业绩

机场作为重资产型行业,具有天然的垄断型,依靠资产坐地起价,其商业模式可以简单的概括就是赚取租金。

机场的业务可以分为航空性收入和非航空性收入两大类,航空性业务指与各航空公司航班、旅客及货物服务直接关联的基础性业务,主要靠流量,比如飞机的起降费及停场保障、旅客乘机、候机及进出港服务、航空货物的地面处理服务等等,该部分业务具有公共事业属性,价格受到国家政策的管制;非航空性业务则是航空性业务的延伸,是流量变现的能力,比如机场内免税店等商店的租金收入、场地出租费(值机柜台、办公室等)、广告等,定价根据市场调节。

无论是航空性还是非航空性的收入,最终还是要取决于客流量。2020年在疫情的影响下,我国机场主要生产经营指标出现大幅度下滑,旅客吞吐量85715.9万人次、货邮吞吐量1607.5万吨、飞机起降904.9万架次,分别同比下降36.6%、6%和22.4%。

国内5大上市机场分别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表现如下。

2021年以来,由于海外疫情严峻,国内疫情散点式爆发,全国疫情仍然严防控下,机场运营恢复缓慢。今年上半年,全国机场完成旅客运输量2.45亿人次,同比增长66.4%,恢复到2019年同期的76.2%,货邮运输量374.3万吨,同比增长24.6%,较2019年同期增长6.4%。

从5大上市机场表现上看,今年上半年深圳机场和厦门机场净利润已由亏转正,但上海机场、北京机场仍出现较大的亏损,主要原因是上海机场、北京机场过往以国际旅客占比大,收入来源中非航收入占比达到60%及以上,在海外航班削减,海外客流量减少的情况下,这两大机场的航空和非航空业务均受到较大的冲击。

深圳机场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15.8亿元和扣非后净利润0.9亿元,分别同比增长23%和160%,已实现正盈利。分业务看,航空保障与地服业务占收入比例79.3%,实现营收12.5亿元,同比增长26%,但营业利润为-9277万元;航空物流业务和航空增值业务分别实现营收1.5亿元和1.8亿元,分别同比增长34%和4%,营业利润分别为2257万元和1.7亿元,分别同比增长207%和15%。

由此可见,深圳机场今年上半年业绩实现盈利,主要依靠扩大货运规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国际货邮吞吐量(含地区)达到31.2万吨,同比增长46.8%,占货运总量40.6%,同比提升6个百分点。


02面临的难题

客流量是对机场运营和业绩影响最大的变量。而当前,影响机场业绩的关键因素是疫情,即在疫情影响下,机场严格的人流管控,以及人们减少出行,导致机场收入减少。

未来如若全球疫情得以完全控制,并且人们恢复正常出行、机场恢复正常运营,那么各大机场客流量的回暖将促进业绩修复。

然而,回到2020年疫情未爆发之前,深圳机场的盈利情况相较于其他机场,并没有亮点。

从2010-2019年的净利润表现上看,上海机场受益于非航空性业务规模的扩张,净利润呈现上涨趋势;首都机场则是受到产能饱和以及大兴机场投产后竞争,2019年业绩下滑;白云机场则在2018年T2航空楼投产后,大额的折旧费用促使盈利下滑;厦门机场和深圳机场则表现平平,主要是因为这两大机场均受到产能限制,收入规模难以继续扩张。

根据公告,目前深圳机场的主要运营资产为航站楼建筑面积达45.1万平米,共有2条跑道。,设计保障容量为年旅客吞吐量4500万人次。然而,2019年深圳机场的客运吞吐量达到5293.2万人次,产能利用率已经达到了117.63%,运营已超饱和。

从扩建产能情况上看,公司的在建产能包括卫星楼和第三条跑道等,其中公司卫星厅(2200万人次)主体工程及相关配套工程已于5月30日通过竣工验收,预计2021年下半年启用。

但截至2020年底,公司其他的工程进度较慢,距离投入使用预计还需要2-3年的时间。此外,一般机场的大资产投入使用都会带来大规模营运成本增长,以及折旧费用增加等,将一定程度上影响公司的业绩表现。

此外,撇开产能因素的影响,未来新增产能投入之后,公司能否如期迎来客流量的增长呢?

实际上,相比上海机场,深圳机场在区位上面临着更大的竞争,主要是在深圳机场周围,除了在国内航线,有广州的白云机场分流,在国际航线领域,有香港机场分流,其他的珠海机场和澳门机场与各大机场之间相距不远,也存在一定的分流效应。

与此同时,随着高铁网络密集度提升,同处于粤港澳大湾区的机场之间的差异逐渐减少,深圳机场面对的竞争有增难减。

然而,此次政策面强调支持深圳机场充分利用现有航权,实际上是去年9月2日,交通运输部发布《关于深圳市开展高品质创新型国际航空枢纽建设等交通强国建设试点工作的意见》相关内容的承接。

该《意见》明确表示,通过3—5年,深圳机场多航站体系形成,深圳机场与全球创新型城市、欧美澳热点城市及“一带一路”新兴市场国家节点城市连接的国际航线数量超过100条,机场国际旅客和国际货邮吞吐量占比分别达到20%和50%。

政策加持下,深圳机场在国际航线和国际货运领域的优势凸显。


03小结

当前,深圳机场的运营和业绩表现主要是受疫情的影响。未来如若全球疫情结束后,各大行业的修复力度超过预期,机场的业绩将随着客流量的回暖而逐渐修复。

不过,深圳机场的旅客吞吐量在2019年已经处于饱和运营状态了,就算恢复到疫情前的运营状态,公司中短期受产能制约,规模也难以实现大幅度增长。

未来公司的第三跑道和卫星楼的投入使用,将解决产能问题,但也会带来运营成本的上涨,拖累业绩表现。与此同时,区位竞争激烈,深圳机场想要在白云机场、香港机场的夹缝中求生,面临的挑战不能小觑。

因此,中长期看,深圳机场的业绩很难维持良好的增长,股价大概率难有起色。